网站首页 单位概况 要  闻 政务公开 互动交流
无障碍浏览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理论研究
运用道家文化教育改造罪犯可行性研究
时间:2016-06-21

 

 

 青岛监狱 王建平
 

    将中华优秀传统文化融入到社会治理、道德建设、文明提升中,已成为十八大后繁荣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化的基本趋势和要求。监狱作为国家刑罚执行机关,运用传统文化的思想精华教育改造罪犯,是“文化育人”工程的重要内容。新的历史条件下,应准确把握传统文化的时代内涵,结合教育改造罪犯的现实需要和客观条件,对传统文化进行理性选择、精心设计和科学运用。近年来,青岛监狱充分依托地域文化资源优势,深入研讨传统文化在罪犯教育改造方面的适用性,将道家文化作为实施“文化育人”工程的重要载体,进行了积极有益的探索和实践。
    一、道家文化概述及在青岛的发展和影响
   (一)道家文化概述。道家文化历史悠久,内涵丰富,影响深远,是我国传统文化的瑰宝,也是影响人、帮助人成长的强大智慧力量。道家的思想文化源于春秋时期黄老之学,借黄帝之名,宗老子之学,兼取儒、法、阴阳各家所长而建立,是中国土生土长的原生态思想。道家的核心思想认为,“道”是宇宙的本源、天地万物众生的根蒂,是人与世界的一种本源关系和一切实践活动的出发点和归宿,其主张是“尊道而贵道”“道法自然”“清净寡为”“自事其心”“柔静不争”,即尊重客观规律,人与自然和谐相处,不为所欲为。随着人们对中华传统文化的重新审视和深入研究,发现道家的思想观点、行为主张、处世方式等,对于治愈价值观念倒置、私欲恶性膨胀、道德滑坡、信任缺失、人与人之间关系紧张等“社会病”,有着独特“疗效”,越来越得到现代人的重视与认同。
   (二)道家文化在青岛的发展和影响。青岛“道”文化肇始崂山。崂山道教源于汉武帝建元元年(公元前140年),已有2100多年的历史,期间经历了张廉夫道庵初创、刘若拙道观兴隆、全真七子竞逐崂山、布道传教,曾是宋元时期中国道教的北方活动中心。李白、顾炎武、蒲松龄、康有为、郁达夫、臧克家等历代文人名士在崂山刻碑、题字、游记,进一步丰厚了崂山道教文化底蕴。崂山道教传承道家文化,注重修身养性、修道养德,崇尚个人与社会共存,主张住丛林、重修行、为民治病、乐善好施。经过历史发展沉淀,崂山已成为全国久负盛名的道教名山,崂山道士也成为享誉中外的文化品牌。道家思想和行为规范,深深注入青岛地方文化,融入青岛人的思想和情怀,至今崂山周边的村落在民俗生活上仍然保留着道家勤俭朴素、自给自足的传统习惯。特别是新时期,从青岛市民注重个人修身养性的登山爱好,到关注社会贫弱群体的“微尘”基金,从随性、恬淡、勤劳、乐善的民风民俗到“诚信、博大、和谐、卓越”的城市精神,从青岛全国首家道家文化馆的建立到“道教文化国际研讨会”“中国崂山道教文化节”等国际性、全国性的文化活动的常态化,无不体现着道家思想文化的丰富内涵、深远影响和创新发展。
    二、运用道家文化教育改造罪犯的理论分析
   (一)运用传统文化教育改造罪犯有充分的合规性。司法部《教育改造罪犯纲要》明确要求,“要对罪犯进行中华传统美德教育,使罪犯了解中华民族优秀的民族品质、优良的民族精神、崇高的民族气节、高尚的民族情感和良好的民族礼仪。”各地监狱纷纷依托地域文化资源,对中国传统文化进行深度挖掘利用,一时间形成优秀传统文化在监狱系统“百花齐放”的生动局面。以山东监狱为例,济宁监狱的“学儒育新”、邹城监狱的“读孟润新”、滕州监狱的墨文化、淄博监狱的孝文化、烟台监狱的道文化等,均已具备规模、形成特色。新形势下,党中央对弘扬和发展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提出了新的要求和指示,习近平总书记强调,“要继承和弘扬我国人民在长期实践中培育和形成的传统美德……,坚持古为今用、推陈出新,努力实现中华传统美德的创造性转化、创新性发展,引导人们向往和追求讲道德、尊道德、守道德的生活,让13亿人的每一分子都成为传播中华美德、中华文化的主体”。这些都为监狱系统开发利用传统文化教育改造罪犯提供了依据,指明了方向。
   (二)运用道家文化教育改造罪犯有独特的适宜性。道家以冷静的头脑、深邃的眼光、辩证的思维、宏观的角度,审视并剖析人与人、人与社会、人与自然之间的各种矛盾关系,从抨击和批判种种社会病态及社会束缚羁绊的角度,揭示修身养性、顺应自然、追求自由、和谐共存的深刻哲理,在人格成长、修身处世等方面发挥着重要的引领与导向作用。就罪犯而言,从接受惩罚到改过自新是一个痛苦的过程。判刑入狱后,人身失去自由,心灵受到创伤,精神高度紧张,面对监禁环境的诸多不适应,思想焦虑、心浮气躁、压力增大、不知所措,首先需要精神抚慰、心灵修复、身心调节和行为纠正,才能找到一条合适的、正确的新生之路。道家既教人承认客观现实、顺应自然,又教人立足现实、顺势而为,找到始终保持内心平静和精神自由的正确方法,贴合了处在人生低谷的罪犯的心理,能够满足罪犯最基本、最现实的心理诉求,在安抚罪犯思想、治愈心理疾病上,具有较大的现实意义和积极作用。因此,道家的思想文化便于罪犯接受,适宜对罪犯实施教育改造。
   (三)运用道家文化教育改造罪犯有现实的必要性。大部分罪犯是世界观、人生观、道德观、法纪观、处世观、自知观等“六观”在一方面或多方面发生扭曲、产生病态的群体,可概括为:阴暗的世界观,只看到社会生活中的消极、负面现象,对现实严重否定或悖逆;病态的人生观,私欲恶性膨胀,自私自利,极端唯我,放纵情欲;扭曲的道德观,不注重自身修养,是非善恶评价标准混乱颠倒,缺乏或丧失良心体验;淡薄的法纪观,对社会法纪无知、漠视甚至仇视,思想简单,方法直接,行为极端;唯我的处世观,社交中不懂谦让,唯我独尊,性格暴戾,报复性、攻击性强;模糊的自知观,盲目否定自我或扩张自我,人格幼稚、固执、狭隘、放纵,自我调控失效甚至反向化,严重缺乏自知之明。面对这些扭曲、病态的思想观念,道家思想文化能够切中病灶、对症下药。例如,道家的自知观、价值观、处世观、人生观,能够让罪犯正确认识逆境、对待财富、评价自我,有效缓解原来由于利益冲突和权力争斗而激化的人际关系,克服暴戾,调适心理,保持清净,进而否定自我、战胜自我、完善自我。这些对于重建罪犯近乎崩溃的道德价值体系具有积极的现实意义。并且,道家思想以“疏”“引”“化”“和”为主,较之直接的道德批判和生硬的价值否定,更加切合罪犯的服刑心理和改造实际。
    三、道家文化对教育改造罪犯的积极作用
   (一)道家文化中的“无为”思想有利于罪犯认罪服法。“无为而治”是道家核心思想之一,其观点是“顺应自然法则而不妄为”,是在对事物之理正确认识的基础上,依循客观法则办事。并认为,“法”是社会生活的普遍准则,是宇宙根本法则的“道”在社会中的具体体现,主张“据法依数以观得失”,反对“舍法而以心裁轻重”,形成“道”“法”一致,“因道”与“循法”辩证统一的“无为”思想。罪犯的犯罪行为往往是由于不能“尊道”“循法”,无视法纪,任性妄为,违背、破坏社会和自然的平衡规律,必然要受到“道法”的纠正和惩罚。因此,运用道家的“无为”思想,将罪犯的犯罪思想、犯罪事实放在“道”“法”一致、得失平衡的哲学范畴内审视、解析和劝导,有助于罪犯承认现实,顺应时势,认罪服法,安心改造。同时,以“道”释“法”,以“法”明“道”,也便于罪犯心理认同和内心接受。
   (二)道家文化中的“慈善”思想有利于罪犯弃恶向善。道家教化的目的在于净化人心,使人心神宁静,好善乐施,济世利人,从而为社会和人们的和谐共处起到积极作用。老子认为,作为天地万物起源的“道”难以名状,不可察觉,却是赏罚应时,使善人得福,即“天道无常,常与善人”,又讲“善者吾善之,不善者吾亦善之,德善”,即以恶治恶不可取,用善良对待不善的人会使得他变得善良,社会也会走向善良。道家“赏善罚恶,善恶报应”是中国传统慈善事业发展进程中一个重要思想源头。没有了善恶的意识,将鲜有廉耻,极易走向犯罪。所以,明善恶,才能真正的改过自新。这些思想给世人以深刻警示,在一定程度上也为监狱警察教育改造罪犯弃恶向善提供了思想和道德伦理工具。在罪犯中推广传播这一思想,也有利于罪犯间共同改造,共同进步,促进犯群关系和谐稳定。
   (三)道家文化中的“寡欲”思想有利于罪犯祛除贪念。在对待名财利上,道家鲜明提出“名与身孰亲?身与货孰多?得与亡孰病”的叩问,主张“少私寡欲”,在满足人的基本生存欲望的基础上适可而止,坚决祛除贪欲及其带来的异化。“甘其食,美其服,安其居,乐其俗”“虚其心,食其腹,弱其智,强其骨”都是这一思想的体现。追求欲望,满足物质和情感需要是人的本能,但无止境地追求欲望,导致恶性膨胀,就会引发犯罪。以青岛监狱为例,在押罪犯中,与物欲相关的贪污、盗窃、抢劫等犯罪占到80%以上。一旦贪欲得以实现,结果是“甚爱必大费,多藏必厚亡”。要去除贪欲,就要“不尚贤,使民不争;不贵难得之货,使民不为盗”。帮助罪犯克制不正当欲望,应是教育改造的重点之一,运用道家“见素抱朴、少私寡欲”的思想,对于去除罪犯不正当欲望,矫正其犯罪根源具有重要作用。
   (四)道家文化中的“辨证”思想有利于罪犯自我认知。在认知自我上,《道德经》讲,“知人者智,自知者明”,知道别人是智慧,了解自己是高明;又讲,“合抱之木生于毫末,九层之台起于垒土”,任何大事都是源于一件件小事的叠加。这些对罪犯正确面对人生挫折,找出自身犯罪根源,具有积极的指导意义。在为人处世上,老子强调“弱之胜强,柔之胜刚,天下莫不知”“天之道,利而不害;人之道,为而不争”,这种“与人为善、处下、不争”的朴素辨证思维,富有哲理,饱含智慧,对于提高罪犯心理素质,客观对待改造中的摩擦与纠纷,反省人生的困难挫折,重新定位人生坐标,把握未来改造及刑释后努力方向,具有重要的作用。尤其是对暴力犯的矫正,通过“不争”教育让罪犯明确“争”的危害以及忍让、和谐的重要性,通过“守静”教育,抑制冲动,减少打架、伤害等肢体冲突等等,都是教育改造罪犯中的有力思想武器和科学施教方法。
   (五)道家文化中的“贵柔”思想有利于罪犯矫正心理。罪犯由于受到刑罚处罚,部分正常的需求得不到满足,加之一些负面生活事件(如离婚、家庭经济困难、父母孩子无人赡养照顾等),易产生消极情感,导致罪犯心理、情绪波动较大,对待改造消极应付,进而走向自我封闭,产生严重的心理问题,甚至激化与他犯间的矛盾,影响监管秩序稳定。《道德经》讲“专气致柔,能如婴儿乎”“知其雄,守其雌,为天下溪。为天下溪,常德不离,复归于婴儿”,“贵柔”思想不仅不是懦弱与阴柔,反而是生命力的象征,意在提醒强者,鼓励弱者,了解自己的优点和弱点,才能更好地去面对问题。这些对于安抚此类罪犯情绪,稳定其思想有积极作用,能够促进罪犯正确面对逆境,自我反思,保持健康心态,积极乐观对待人生。
   (六)道家文化为教育改造罪犯提供有效方式方法。道家认为,最好的教育应是潜移默化、自然而然进行的,即“圣人处无为之事,行不言之教”,强调在施教者无形感化下,启发受教者发挥主体作用,顺其本性,从内心深处去体悟“道”,收到正面说教难以达到的效果。另外,“千里之行,始于足下”“天下难事,必作于易;天下大事,必作于细”“天下至柔,驰骋天下之至坚”等名篇名句,是量变与质变等哲学思想的表达,这些辩证法都是罪犯应该感悟的道理,以帮助其树立信心,更好地面对改造,防微杜渐,最终实现质变。同时,也应成为监狱警察教育改造罪犯的思想工具,在对罪犯进行教育时,遵照循序渐进原则,把握规律特点,有的放矢,对症下药。
    四、运用道家思想文化教育改造罪犯的实践与启示
   (一)教育理念上注重“不言之教”“潜移默化”。“不言之教”,指教育者以身作则,以自己的良好行为示范,唤起受教育者的道德情感,促使受教育者思想或行为向好的方面转化,进而在道德实践中,将教育内容逐步内化为自己的品德。在罪犯教育中,倡导“不言之教”,将教育教学与日常生活实践融为一体,用看似“无为”的方式激发罪犯的自醒自觉,达到“有为”的教育效果。一是发挥环境的潜移默化作用。在罪犯学习、生活、劳动场所设立“道德经壁”“二圣论道”“规矩方圆”等主题雕塑,广泛张贴传统文化名言警句,让道德经义、道德名言抬头可见,形成时时警醒、约束,处处规范、教化的浓厚氛围。二是发挥警察的示范引领作用。全面加强警察职业道德建设,确保警察的一切管理、执法、教育行为,合乎法律、合乎道德、合乎情理,用警察模范遵守社会道德、严格遵守职业道德,树立纪律严明、团结互助、清正廉洁、诚实可信的形象,对罪犯身心产生积极影响。三是发挥典型的激励促进作用。在罪犯中积极开展“学规范、反违纪、树新风”等活动,公平公正评选各类改造标兵、先进典型,大张旗鼓宣传、奖励,发挥罪犯改造积极分子的激励促进作用。
   (二)教育内容上注重“宽容兼收”“融合贯通”。一是思想教育方面,把道家“处静以修身,俭约以率下”“谦下忍让”“宽怀包容”“虚静和谐”等理念融入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教育中,引导罪犯按照“正己而后行”“先存诸已,后存诸人”的修身之法,从自身入手,从小事做起,追求内敛自强、守柔处下、重内轻外、诚实守信的人生品格,全面提升自身修养。二是文化教育方面,按照罪犯认知层次和能力,制作印发《道家文化与服刑改造》《感悟道德经》等教育读本,运用通俗易懂的语言文字和插图进行讲解,让罪犯在感悟道学的同时掌握文化知识。三是职业技能教育方面,开设技能实训基地,让罪犯根据兴趣和自身特长自主选择,增强罪犯参加职业技能教育的主动性和积极性。四是心理教育方面,运用道家认知疗法开展罪犯心理健康教育,引导罪犯对照“认知疗法”八项原则(利而不害、为而不争、少私寡欲、知足知止、知和处下、以柔胜刚、清静无为、顺其自然),找出自身存在的心理冲突和矛盾,反思改造中的缺点和不足,促进罪犯心理问题自我查摆、自我分析和自我疏导,逐步培养起积极成熟健康的人格。
   (三)教育方法上注重“知行合一”“自我教育”。在“知”“行”关系上,道家强调主体的身体力行,认为没有实践的教育都是空洞无效的。按照“知行合一”的施教方法,青岛监狱大力开展罪犯自我教育。一是在认罪悔罪方面,组织开展“一封家书”、“向被害人写道歉信”“假如我是受害人演讲”等活动,联合法院畅通民事赔偿渠道,建立民事赔偿金提存制度,为罪犯及其亲属寻找受害人、支付受害人医药费、缴纳民事赔偿金、退还赃款等提供便利服务,多方搭建赔偿补偿平台,让口头的认罪悔罪变成实实在在的赎罪行为。二是在道德实践方面,常态化开展互帮互助活动,组织聋哑残疾人结对帮扶,互相照顾日常起居。在分监区成立罪犯心理互助小组,在监舍设立罪犯矛盾调解员,相互鼓励,互为引导,自我调处不良情绪,化解彼此矛盾。三是在自我成长方面,成立绘画、音乐、读书和技术革新小组,充分发挥罪犯的聪明才智、文艺特长和专业能力,自我成才,砥砺新生。全面实施狱内绿化工程,开辟蔬菜、果木种植园,为罪犯亲近自然、感悟境地、放松精神创造条件。
   (四)教育启示上注重“道法自然”“物各有宜”。道家文化启示我们,只有尊重客观,尊重规律,循理而举事,才能实现“无为而治”。监狱教育改造工作只有立足罪犯思想境界、道德层次、心理现状和认知能力的现状,才能制定准确的教育目标、科学的教育内容、适宜的教育方法,实现监狱教育改造工作入心入脑、事半功倍。遵循道家育人思想,在目标设定上,把罪犯改造成守法公民作为教育改造的基本目标;在教育管理上,突出教育主体的适宜性,充分考虑罪犯的接受能力,以喜闻乐见的载体,规划设计教育内容;在方式手段上,探索创新教育方法,采取更为灵活多样的形式教育改造罪犯,使用更为系统、多元、科学的标准衡量和评价不同类型罪犯的教育改造质量。
 

 

友情链接
中华人民共和国司法部 中国普法网 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 山东省人民检察院 山东省司法行政网 山东省公安厅 山东政务服务网 未成年犯管教所 枣庄监狱 济南监狱 临沂监狱 历山监狱 鲁中监狱 北墅监狱 运河监狱 滕州监狱 微湖监狱 女子监狱
山东省监狱管理局版权所有 copyright2016
山东省监狱管理局主办   地址:济南市历下区历山路163号
鲁ICP备16013039号    您是第 位访问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