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单位概况 要  闻 政务公开 互动交流
无障碍浏览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理论研究
罪犯人文矫正探析
鲁南监狱 牟彬善
时间:2018-07-02

  科学认识、科学管理、科学矫正罪犯,引导罪犯认罪悔罪,纠正错误认知行为,树立正确价值观念,依法执行刑罚,改造新人,向社会回送守法公民,是新时代监狱机关落实总体国家安全观、服务平安法治中国建设的重要任务。随着我国不断向现代化社会演进,监狱也越来越多地倡导人文关怀,依法科学文明管理,提高罪犯教育矫正质量。鲁南监狱立足创新新时期改造手段,探索人文矫正的实践做法和实现路径,取得了良好效果。

  一、人文矫正的内涵

  人文矫正,是指遵从人文精神,顺应时代发展变化,以尊重、关怀、唤醒、治疗、导引、重塑等方法,实施人性化矫正,促使罪犯自我觉醒,获得思想上、心理上和行为上的矫治,实现个体转变、修正与发展,进而达到预防和减少重新犯罪的目的。

  (一)人文矫正是弘扬人文精神的应有之义。人文精神,是一种普遍的人类自我关怀,表现为对人的尊严、价值、命运维护、追求和关切,对一种全面发展的理想人格的肯定和塑造。人文精神强调以人为主体和中心,要求尊重人的本质、人的利益、人的需求以及人的多种创造和发展的可能性,避免人的异化。人文精神如同春天里的阳光,应当普照世间,监狱高墙内的罪犯也不能被遗忘。实施人文矫正,从人的高度把在监狱内服刑的罪犯放在重要位置上,置于相应平等主体地位,在改造罪犯中渗透和倡导人文精神,把情感看作人的基本存在方式,关注罪犯的精神状态和内在需求,促使罪犯人性恢复、良知复苏。

  (二)人文矫正是新时代改造罪犯工作的重要内容。当前,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发展已经进入新时代,“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与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成为中国社会的主要矛盾。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表现为多方面、多样化、个性化、多变性、多层次的需要。从人民群众范畴和人民内部矛盾视角看,罪犯要承担刑事责任,接受惩罚,但也有对公平正义、人文关怀的强烈诉求。监狱矫正工作应顺应时代发展大势,以变应变,从人文视角主动应对罪犯改造需求,以现代文明为尺度,探索人文矫正举措,促进罪犯自我改造,激发罪犯成长发展潜能,在道德导引、法律规制下实现个体转变。

  (三)人文矫正是提高罪犯改造质量的有效路径。尽管重新犯罪是一个复杂的社会性问题,然而普通民众一般会认为犯罪者“本性难移”,或归责于监狱管理改造效果不佳。新时代的监狱工作,需要深刻检视以往和现行改造对策及评估标准,解放思想,科学矫正。罪犯在从“犯罪人”到“服刑人”,再到“社会人”的角色转变中,如果内心抗拒改造,矫正工作只能浮于表面,很难实现“改造好”目标。实施人文矫正,有助于民警的矫正理念、举措为罪犯认同,消除阻抗,形成共振,转变罪犯的价值观念、行为方式,重塑人格,实现治本。

  二、人文矫正的探索实践

  近年来,鲁南监狱在管理改造罪犯实践中,坚持“思想引路、情感架桥、规训归正、立人塑魂”的矫正理念,探索实施“尊重、关爱、唤醒、心理、艺术”等人文矫正,引导罪犯由“反思内省”到“心灵开悟”,开启罪犯新生。

  (一)尊重教育。人的心灵世界是靠人格尊严支撑的。罪犯在品格上、心理上、行为上是有缺陷的特殊群体,在高压和羞耻之下,自尊心受挫,但对外来尊重却非常敏感。尊重,就像一把无形的钥匙,可以打开罪犯的心锁,走进罪犯的心灵,为成功矫正罪犯迈出门槛性一步。在施行尊重教育中,突出抓好三点:一是尊重生命。始终把尊重罪犯生命看作是第一位的,在罪犯改造现场,在安全制度落实、安全措施创新、安全文化建设等方面,严谨细致,尽力作为,让罪犯看得见“尊重”。二是尊重权利。民警以执法活动中的公平、公开、公正保障“尊重”落实,以执法活动中的监督、透明、知情保障“尊重”到位,以执法活动中的社会效应和改造质量检验“尊重”成果。如,监狱成立监管改造、纪检监察、监区等部门民警和罪犯代表组成的罪犯权益保障委员会,每月定期召开会议,汇集意见建议,畅通罪犯诉求渠道,研究解决问题,让罪犯感受得到“尊重”。三是尊重个性。罪犯的个性特征,使他们自设了“心狱”。民警尝试运用“共情”策略打开心灵锈锁,避免如同教育培养小孩子、小学生,试图为罪犯量身定做改造模板的传统做法,而是尝试“求大同、存小异”,在摸透拿准其“本我”基础上,依法依规实施个别化矫正。如,监狱探索开展罪犯个性化改造,罪犯在民警指导帮助下,制定改造生涯规划,并在实施中不断修正目标任务,每年向民警和亲属汇报展示,收到了“自勉、自律、自强”的效果。

  (二)关爱教育。爱,源于情感并传递情感。高墙电网隔断了罪犯人际关系上的交往,但隔断不了罪犯对关爱的渴望。从关爱入手,施与关爱,让罪犯在关爱中苏醒并传递关爱。

  1.亲情关爱,架设融通桥梁。亲情是基于家庭、血缘、姻亲以及相关群体构成的特殊感情。稳固的亲情关系,是罪犯的人生寄托和改造的动力源。建立民警、罪犯及其亲属三方协同规劝教育机制,发挥亲情教育力量,促进罪犯改造。一是通过亲情会见、亲情电话、亲情短信、亲情书信、亲情帮教等传统性、常规性方式,辅以民警与犯属恳谈会,帮助融通、维护亲情关系。二是运用现代信息技术,实施远程视频会见。2016年,监狱建设了远程视频会见系统,与日照、临沂、枣庄等市(区、县)司法局及省内监狱互通互联,建立“安全会见中心”,解决了因路途远、年龄大、身体有病等不能来狱帮教的难题,架起了情感教育的现代化桥梁。三是重启罪犯离监探亲。搭建“监狱+地方政府+犯属”三位一体社会监管帮教平台,建立专管民警与罪犯亲属微信实时互通模式,2018年春节5名罪犯离监探亲,确保了稳妥放出去、安全收回来,发挥了离监探亲的正向激励作用。

  2.社会关爱,弘扬人间真情。罪犯的特定社会角色,使他们可能受到来自家庭、亲友的感情打击和创伤,以致在感情上处于弱势被动地位。“不抛弃、不放弃”的社会关爱,是一种特殊的情感教育。实施暖心工程,通过建立监狱开放日、办理婚姻登记、寻找亲人、社会帮教、创业辅导、设立救助基金等,使断绝关系的亲人来狱团聚,使冷漠的亲情和好如初,使婚变的夫妻破镜重圆,使危难之事得以救济,取得了“以点带面、影响一片”的效果,有助于引导罪犯悔过自新、回归家庭、感恩社会。探索实施罪犯出监衣物“1+1+1”模式,通过罪犯亲属提供、监狱配发和爱心捐赠等途径,让每一名罪犯穿着合适衣服走出监狱,彰显了对罪犯的人格尊重和人文关怀,引起了良好反响。

  (三)唤醒教育。只有在对犯因认知和刑罚认同的基础上,罪犯才能在监狱规训中做到自觉与自律,走出旧我,完成内化。坚持法德并举并进,唤醒罪犯明辨是非能力,使其判知真善美、假恶丑,懂得做人的本分,守住法律的底线。

  1.思想唤醒。探索思想引路,开展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三观”教育,发挥优秀文化教化和训育功能,引导罪犯开启道德认知,达到“由知到悟、以悟导行”目的,做一个守住道德底线的人。一是启动“德润狱园”美德工程。在总结思想教育经验基础上,围绕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组织社会专家和监狱民警,编写涵盖爱心、孝心、诚心、荣耻心、同情心、责任心、感恩心、宽容心、正义心、进取心等“十心”的《美德教育系列丛书》,组建“十心教育讲师团”,结合新形势新政策,常年开展巡回宣讲教育活动。二是实施“净源工程”。与新华书店联合建立“借、售”一体的公益性图书馆——新岸图书馆,坚持阅读的广泛性与必要的审查性相结合,堵住非法出版物及不良倾向书籍流入渠道,倡导正文化,净化亚文化。三是创设中华优秀文化学习交流沙龙。每月举办一期,引导罪犯学习感悟中华优秀文化魅力,结合成长、犯罪、服刑心路,走上讲台交流心得体会,取得了良好成效。

  2.法治唤醒。敬畏是一切善恶观念的基础,法律是道德遵从和保障的底线。罪犯只有将法治意识真正深入内心,永远保持对法律的敬畏,才会因畏法而不敢犯法,因敬法而自觉守法。实施系统化法治教育,唤醒罪犯的敬畏,使之做一个守住法律底线的人。一是开设“普法教育大讲堂”。组建包括社会法律工作者、监狱民警在内的法制教育讲师团,开通网络视频课堂,以宪法学习教育为基础,结合新修改的法律法规,开展线上、线下课堂化教育,强化罪犯法治观念。监狱编印宪法学习教育笔记,要求有书写能力的罪犯必须完成宪法条文抄写任务,写出心得体会,并纳入法制教育考核。二是开展法律援助活动。依托日照市普法办公室鲁南监狱工作站,与日照市法学会、律师事务所等合作,每季度开展一次法律援助,引导、帮助罪犯在依法维权中培树法治意识。三是建设法治文化。开辟法治文化长廊,打造文化矫正环境,开展法治文艺作品创作活动,举办法治文艺演出,让罪犯在潜移默化的文艺欣赏、文化熏陶中接受法制教育。

  (四)心理矫治。罪犯群体中存在心理问题的比例和程度,远高于一般社会人群,很大一部分罪犯存在不同程度的焦虑、抑郁等症状,心理危机多发突发。科学实施心理健康教育、心理矫治,是人文矫正的重要内容。注重打造专业化团队,实施系统化心理健康教育,引导罪犯走出心中阴霾。一是设立独立的心理矫治中心。建立监狱罪犯心理健康指导中心、监区罪犯心理健康辅导站、分监区罪犯心理健康互助组三级网络架构,实现罪犯心理咨询、健康教育网格化、常态化。二是打造心理辅导品牌工作室。在入监监区设立“洪民”品牌工作室,开展心理测量评估和危机干预工作,建立心理健康档案。在矫治中心建立标准化心理健康指导中心,开展常规性心理测量评估、心理疏导及心理健康教学工作。在出监监区设立“向阳花”心理导航室,请社会专家作人际关系适应等指导,助其新生。三是按照国家三级心理咨询师资格培训课程,开设罪犯心理互助员培训班。从心理健康、培训合格的罪犯中选聘心理互助员协助民警开展心理疏导工作,及时发现、化解、消除隐患危机。实践证明,组建专业心理咨询团队,通过对罪犯内心世界的关心关怀,外化为对罪犯生存状况、生活环境、命运境况及人的发展、出路的关心,促进罪犯心智康复和发展,实现“以心健人”,彰显人文关怀。

  (五)艺术矫正。艺术与人文有着特殊的血缘关系。文学、音乐、舞蹈以及环境等其他非口头艺术,有着逾越不同语言障碍进行交流的力量。监狱探索实施“一区一品”监区文化建设活动,打造人文矫正艺术体系。制定实施“文化育人工程发展战略”,坚持“文化性、矫正性、群众性、社会性”原则,大力推进监区文化建设向纵深发展,打造美化人、净化人、感染人的“美育”人文体系。成立艺术指导中心,启动琴棋书画茶花“狱园六雅建设”工程,开设“狱园好声音”大舞台,开展教育部新编古诗词“学、诵、赛”活动,实现八段锦、太极操、广播操、广场舞习练等健身运动常态化,建成四季有花、常绿长青的绿色生态监狱,实现“一区一品”向“一区多品”转变,打造“一枝独秀”与“百花齐放”和谐共处的人文环境。事实证明,经过常年坚持不懈努力,引导罪犯在文化中历练,在艺术中熏陶,达到了文以载道、以文化人的目的。

  三、推进人文矫正的思考

  (一)准确定位人文矫正功能。人文矫正,是一种矫正理念,更是一种认同度和同化力较强的矫正手段。一般来说,人文矫正作为一种“软功”,是在尊重罪犯人格基础上,依靠教育者言行引导与关爱,拉近与罪犯的心理距离,搭建平等沟通的平台,以“人性之善”为切入点,走进罪犯心里,发挥教育者自身特有的亲和力,引导罪犯认识自我、改变认知。人文矫正在独立发挥作用的同时,为其他矫正手段的有效运用开门铺路,并在综合应用中发挥“功放效用”。

  (二)公正规范执行刑罚。把罪犯改造成为新人,是监狱行刑对罪犯的终极人文关怀。公平公正执法是人文矫正的基石。要进一步完善和落实刑罚执行制度,规范执法行为,强化执法监督,深化狱务公开,增强刑罚执行的确定性和公正性,进一步提高执法公信力。规范文明管理是人文矫正的载体。要结合工作实际,在法律的框架下,正确处理好规范管理与人文关怀之间的关系,实行有人情味的管理教育方式,使罪犯在接受惩罚的同时,拥有一个人文化的改造环境。

  (三)提升矫正者人文素养。在当前监管改造严峻形势和巨大压力下,基层一线民警集看押、管理、教育、组织劳动生产以及维护罪犯权益等职能于一身,存在角色交叉、叠加甚至冲突现象。在多元化思维引导下,实施人文矫正,矫正者的人文素养尤显重要。监狱管理部门要加强对民警的人文关怀,通过管用的措施、实际的行动、看得见的效果,营造从优待警浓厚氛围。如探索设立矫正官制度,实施专业化、职业化建设,并参照学校教师管理模式,对从事矫正工作的民警专门安排休假式调整,消除负能量,增添正能量,汇聚“教育人”气场。民警要秉承“厚德、尚法、担当、创新”价值观,树立现代矫正理念,广博汲取人文知识,注重日常点滴中自我完善,达到内化于心,外化于形。

  (四)培育罪犯人文素养。罪犯对人文矫正理念、模式、方法的认同接纳,从心理学角度解读就是“参与(依从)—认同—同化—转变”的过程。罪犯的人文素养在一定程度上影响甚至部分决定了矫正成效。要把监狱行刑过程同步为罪犯人文素养培育和人文精神重塑的过程。准确理解执法过程中“人性化管理”与“人文化管理”的区别,让罪犯认识到“人文关怀”真正所要达到的目的,就是人们用一双热忱真挚的手把他们从犯罪深渊中挽救出来,达到内心认同,避免走入误区。充分认识罪犯的自我改造主体地位,引导罪犯自发自觉地培育人文素养,传递人文精神,施与人文关怀。

  (五)处理好人文矫正与惩戒教育的关系。监狱工作方针是“惩罚与改造相结合,以改造人为宗旨”。我们必须清醒认识到,强调人文关怀,不等于盲目追求刑罚宽缓化而忽视刑罚是以遏制犯罪为基本目标的,实施人文矫正不能超出法律的底线。惩戒作为监狱特有的文化现象,既有手段、工具的意义,也有理性的人文意义,重在鼓励积极改造者,警示潜在违法违规者,维护正常监管秩序。罪犯违反监规纪律、破坏监管秩序等违规违法行为,必须依法给予相应惩戒。事实上,公平、公正、及时的惩戒本身就是一种矫正。实施人文矫正,既要阳光普照,春风化雨,又要保持高压,利剑高悬,运用“惩戒之恶”矫正“违规之恶”,通过惩戒之苦让以身试法者心生敬畏。

  

友情链接
中华人民共和国司法部 中国普法网 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 山东省人民检察院 山东省司法行政网 山东省公安厅 山东政务服务网 未成年犯管教所 枣庄监狱 济南监狱 临沂监狱 历山监狱 鲁中监狱 北墅监狱 运河监狱 滕州监狱 微湖监狱 女子监狱
山东省监狱管理局版权所有 copyright2016
山东省监狱管理局主办   地址:济南市历下区历山路163号
鲁ICP备16013039号      鲁公网安备 37010202001375号
您是第 位访问者